偶爾翻看《哀兵之劍》,周老仍然思緒萬千。朱炎皇陸李思攝影報道今天,是“九一八事變”爆發83周年紀念日。再思“九一八”,是對歷史的深沉回望,更是對現實與未來的冷靜思考,是為了讓歷史照亮未來前行的路。
  作為今年12月13日中國首個國家公祭日相關紀念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和南京大屠殺研究會口述史分會從17日起每天在國家公祭網和紀念館官方網站上公佈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的口述證言,連續100天,共公佈100位幸存者證言。
  與親人的屍體一同生活14天
  17日上午,85歲的幸存者夏淑琴點下國家公祭網幸存者口述證言公佈上線的“按鈕”,她的故事開始在互聯網上傳播。
  “我叫夏淑琴,1929年5月出生在南京。日軍進攻南京前,家裡共有9口人。外祖父聶佐成(70多歲)、外祖母聶周氏(70多歲)、父親夏庭恩(40多歲)、母親夏聶氏(30多歲)、大姐夏淑芳(16歲)、二姐夏淑蘭(14歲)、大妹妹夏淑芸(4歲)、小妹妹夏淑芬(1歲)和8歲的我,一家人住在城南新路口5號一哈姓(伊斯蘭教徒)的房屋裡,在新路口5號,除了我和妹妹夏淑芸,全家7口被日軍殺害,我和妹妹是被人從死人窩裡揀出來的兩個孩子。我們與親人的屍體一同生活了14天。直到後來我倆先後被‘老人堂’(慈善機構)和舅舅收養。”
  “忘不了的痛苦,就像傷疤每一次揭開都會流血。”雖然講述的是70多年前發生的事情,夏淑琴仍然流下了眼淚,“我用我的親身經歷證明,南京大屠殺是真實存在的,誰也抹殺不了這段歷史。不要忘記這段歷史,永遠銘記。”
  最令日本右翼膽寒的幸存者
  首位公佈證言的夏淑琴無疑是最令日本右翼膽寒的幸存者,她是第一個赴日證言的大屠殺幸存者,也曾起訴日本學者並兩次赴日應訴。
  1998年,日本亞細亞大學教授東中野修道和日本自由史觀會成員松村俊夫,分別通過日本展轉社出版了《南京大屠殺的徹底檢證》和《南京大屠殺的大疑問》兩本書。在書中,夏淑琴等人被描述成“假證人”。
  2000年,夏淑琴老人在南京以侵害名譽權為由,起訴松村俊夫和東中野修道。此後多年,訴訟推進艱難。直到2006年6月30日,夏淑琴正義凜然地站到日本法庭上時,被告突然撤訴。夏淑琴當庭提出反訴,要求東中野修道等賠償其名譽損害。此案先後在東京地方法院、東京高等法院和日本最高法院三審,夏淑琴均贏得勝訴。
  目前在世的幸存者僅剩100多人
  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已77年。即使當時最小的幸存者,也有77周歲。隨著年齡增大,很多幸存者離開了人世。朱成山說,根據紀念館掌握的信息,目前存活於世的幸存者僅剩100多人,平均年齡超過80歲,人數逐年遞減。記錄下親歷者親眼見證的歷史往事,迫在眉睫。
  為了搶救幸存者證言,南京先後於1984年、1991年和1997年進行了三次大規模幸存者普查。特別是1997年發動了1萬多名學生利用暑假,對南京市13個區縣70歲以上的老人進行普查,共發現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線索2400多人,經過專家認定,符合親眼目睹(有記憶能力)或親身受害條件的有1213位。在此基礎上,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通過不間斷的尋訪、調查,共整理出了4176份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目睹者和受害者的證言檔案。此次公佈的100份幸存者口述證言,就是從中遴選出來的。
  據新華社  (原標題:“除了我和妹妹,全家7口被殺害”)
創作者介紹

作曲

wp86wpqlk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